添加收藏
 系统管理
 联系方式

  风领数字文化网诗人与诗 → 诗人风采

听马悦然先生谈诗歌
作者:裘新民

 

那晚我去听马悦然先生谈诗歌。因为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刚刚颁发,作为该奖项的终身评委,马悦然先生的演讲,自然吸引了更多读者。

 

马悦然先生的演讲,以去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瑞典诗人托马斯·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而展开,题目是1920年代的中国小诗与瑞典诗人托马斯·特朗斯特罗姆的俳句,因为讲俳句,讲到了日本的俳句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国一些诗人和诗歌,其中的意韵颇耐人回味。

 

说到俳句,马悦然先生提起了日本的俳句大师芭蕉,字幕上打出的是“古池/青蛙  跳进/水的声音”,他缓缓地朗读着,让人觉得很静——“古池——青蛙——跳进——水的声音”,他读了两遍,仿佛享受着吟咏的乐趣。他介绍的中国诗人与作品,有郭绍虞冰心俞平伯、朱自清、何植三、宗白华、梁宗岱、陈乃棠王统照杨吉甫杨华等等,其中杨吉甫的名字我听说过,作品像是没有读过,而何植三,似闻所未闻他列举诗人的时候,偶尔会念一首诗,再停顿一会,似乎沉浸在他自己的声音里。他念的俞平伯的一首诗:“骑着,就是马儿,/耍着,就是棒儿,/在草砖上拖着琅琅的/来的是我。”这让我很自然地想起小时候,也是拿一竹竿在草砖上拖着的情景,不禁会心一笑。

 

当然,当晚马悦然先生谈得最多的还是特朗斯特罗姆的俳句,最后介绍的两首,不像之前几首那样说得比较详细。马悦然先生说,托马斯晚期的诗,有的不好懂。要是问我最后的两首诗有什么主题,我只能回答:巨大的谜语。那两首诗是:“顿时的觉悟。一颗老的苹果树。大海靠近了。”“人形的飞鸟。苹果树已开过花。巨大的谜语。”我注意到,这两首诗,都提到了“苹果树”,而苹果树在西方的语境里,自有其一定的涵义。记得19世纪一位英国作家有一篇小说,就叫《苹果树,中文译者对“苹果树”似乎有过一番解说。那晚,我本想就此请教一下的,但因为离得太远,不方便。

 

当晚提问的,似乎都不在演讲及文体本身,有提及诺贝尔文学奖与莫言的,也有提及当代中国诗人的,还有提翻译的。从马悦然先生的回答看,就中国诗人而言,他似乎更欣赏的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那些诗人和诗歌,他说卞之琳比现在朦胧诗还朦胧诗。从那晚马悦然先生的演讲,一直到他的回答,我发现,诗歌的自然、清新、隽永,是他所喜爱或推崇的。

 

而很多时候,自然清新在一些写诗或评诗人的眼中,似乎是中学生的范儿,这倒是值得三思的。



来源:
阅读:3419
日期:2012-11-7

【 双击滚屏 】 【 推荐朋友 】 【 评论 】 【 收藏 】 【 打印 】 【 关闭 】 【 字体: 】 
上一篇:[原创]畅游博彩网带您畅游世界博彩!
下一篇:郭海燕作品:瞬间的魅力
  >> 相关文章
 
  病后的春天
  秋日辉煌的旅程---------2012金华and义乌之旅
  寻访南靖土楼
  致敬可可西里
  短歌行
  行色鼓点
  安徽行
  西北湖畔的飞 (外一篇)
发表评论


点  评: 字数0
用户名:  密码:
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授权使用:上海风数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 Powered by:QCDN_NEWS Version 4.13.1
Copyright © 2006-2011  风领数字文化网 www.fengling.sh.cn

Email: lingda001@126.com


沪ICP备11030200号